1分快3

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坚守与图变——倾听传统文化传承人的声音(三)

传扬

1551151473166662.png

年轻人不爱学佤族木鼓舞,东巴离开了原生土壤,白族大本曲产业化不易、传承人待遇仍不高,知识产权问题困扰着产业的发展、创新……困惑与期盼、矛盾与思考,政府相关部门、学者、机构等外来者以及呈现多样化发展的当地人,在民族民间文化传承发展上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才能让民族民间文化走得更好、更远?

022.jpg

陈卫东:年轻人缺乏对传统文化价值的认识

陈改?!≡颇喜自慈?,佤族,1938年1月生,民间传统音乐佤族木鼓歌舞传承人

“我是一个佤族孩子,从小就生长在佤族文化的氛围中?!必糇迥竟奈韫壹洞腥顺赂谋5亩映挛蓝约钦咚?。1983年陈卫东考取云南民族学院民语系佤语文专业,从此就开始了学习佤族文化的历程。2004年,陈改保列为沧源县级木鼓舞传承人,后来列为国家级佤族木鼓舞传承人,陈卫东作为他的汉语翻译,也与佤族木鼓舞结下了深厚感情’并协助父亲做好佤族文化和木鼓舞的挖掘和传承。陈卫东如今不仅是沧源县人大的机关干部,也是沧源佤族木鼓舞传承的中坚力量。

近几年,党和国家对民族民间传统文化非常重视,对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传承人才很关爱。加上沧源国际旅游度假区的建设’和以前相比,佤族木鼓文化和佤族木鼓舞得到有序的传承和?;?。

陈卫东说:“作为佤族传统文化,木鼓舞是佤族其他民间传统舞蹈的根源,是佤族人民的精神基因。但在?;ご兄?,面临着一些困境,主要是年轻人缺乏对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价值的认识,因此缺乏对本民族文化的热爱和尊重?!?/span>

“现在,佤族木鼓舞作为沧源、西盟等佤族地区主打的民族舞蹈,是我们民族节庆、民族盛会的主要舞蹈节目。为使木鼓舞等佤族传统文化得到?;ず陀行虼?,我建议:一是要创办佤族木鼓文化传习所,使佤族的砍木鼓、拉木鼓、凿木鼓、跳木鼓、祭木鼓等木鼓历史文化有?;?、学习和传承的场所。二是要在佤族地区的中小学??姑褡逦幕T盎疃?,使中小学生从小感受和接触佤族传统文化,培养他们对佤族文化的情感?!?/span>

023.jpg

和开:东巴传承难

和开,男,1973年出生,玉龙县塔城人,纳西族东巴。其祖父是东巴,很小就跟祖父学东巴。其父是村干部,反对他学习这种没用的东西,所以,10多岁离家出走,游学四方。记忆力惊人,掌握并收集了大量珍贵的东巴经书。

1973年出生的和开是一个有故事的纳西族东巴。民族民间宗教文化的传承比较特殊,彝族的毕摩文化、纳西族的东巴文化等都属于这个类型。和开向记者分析了这种类型的文化在当代传承中的困境。

和开是丽江塔城人,6岁跟爷爷学东巴’爷爷去世后,因为家庭反对从事东巴,他被迫离家出走。此后,游走于丽江、香格画立、木里等地,遍访东巴名师,习得东巴各项技艺。甚至做过乞丐,自称“乞丐东巴”。

对于东巴文化的传承,和开的看法比较悲观:“现在是我们纳西族文化第三次?;?!我很伤心!我们纳西族原来的东巴文化要弄丟了?!焙涂衔?,现在的东巴正在离开农村,这样东巴就失去了原有的形态和社会功能?!肮?,东巴都是在农村里做仪式活动、念经,现在没有人喜欢辛苦地跑到山上,跑到公路都不通的地方做仪式。相反,都跑到城里’商业化让他们忘记了传统知识,不再(会)做仪式了?!?/span>

另外,孩子们都接受现代教育,那自然就没有人去选择与现代社会距离较远的东巴文化。加之学东巴文化远比上学辛苦,普通的孩子被送来跟他学东巴,一本经书还没職,孩子京脑了?!吧缁崛找娓蛔懔?,那么辛苦纖接受?”

和开有16个徒弟,但这些徒弟的状态并不符合他的理想。和开甚至担心他们,“被社会的物质欲望牵着走,走出课堂就把东巴文化的精神丟掉”。

他认为是因为这些徒弟接受东巴经文的时间太晚了,他有一个大胆的主张从10岁以下的孩子开始培养。目前,他筹备在玉龙县建一个总投资600万元的东巴学校,等学校建好后,他希望能找到一些低龄儿童’用封闭式的教育方式来传授东巴技艺。

和开这个设想已经在他两个儿子身上验证。大儿子:L3岁’小儿子7岁’他们都是从很小就开始接触东巴文化。这些年的培养,已经让他们接受东巴文化,甚至爱上了东巴文化。

和开认为东巴文化里面既有科学又有哲学,魅力无穷’只要孩子们学了几本经书,就会被里面的世界吸引,就会由衷爱上这种文化:“一面学东巴知识,一面就学做人。他要成为怎样一个人,他自己明白了,就不想离开了。有了这样的认识,就不易被社会改变?!倍?岁学东巴,此后为学东巴甘做乞丐的和开来说,东巴的文化价值毋庸置疑。

024.jpg

杨森:传统文化不能都搞产业化

杨森,大理州大理市人,白族,出生于大本曲世家,原从事农业科技工作,事业有成后转入大本曲传承?;?,探索大本曲的现代之路

杨森来自白族大本曲传承世家,他的爷爷、父亲、他本人以及他儿子,四代人都参与到了大本曲的传承中。爷爷杨汉是民国时代大本曲一代宗师,建国后是云南23个文联委员之一,1956年在中南海受到毛泽东主席接见,其培养出的大本曲弟子是中央民族歌舞团的元老。杨森的父亲,现年80岁,是大本曲的重要传承人之一。

杨森从小在白剧团长大,早年从事农业科技,但同样醉心于祖辈的事业,5年前拿出百万资金,办大本曲传习所。其儿子大学毕业后,协助杨森,继续从事大本曲传承。

杨森对传统文化产业化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传统文化如何产业化要仔细研究,慢隆来,不能一步到位。尤其是政策层面,不能一刀切。他提出的“以文促游,以游养文”的产业模式,在云南就很受青睐。但旅游这剂药方也不是到处都灵。杨森认为在大理“大本曲可以逐步做起来”。

杨森介绍,大理过去有4大乐36小乐,现在36小乐已经失传?!跋M蠹叶喙刈⒋澄幕?,几代人相传不容易’失传太可惜了!”杨森说。

杨森对产业化的反思实际上体现出一种担忧,即希望政府不应该为支持产业化,而忽略对更多不能产业化的领域的投入。这些领域“很多都要靠政府投入大量资金来扶持、来传承。

对于杨森提出的传统文化产业化的问题与“百名人才”的扶持政策,记者采访了省民族宗教委文宣处处长沙云生,他介绍说,“云南省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突出人才”是指熟悉和掌握少数民族传统文化,能传承坚守和推广开发传统技艺,懂市场、善经营、会管理,对抢救?;?、传承发展民族文化具有示范带头引领作用的突出人才?!?三五”期间,由省民族宗教委牵头,省级有关部门共同组织实施的“百名人才”培养工程将推出100名全国知名的民族民间文化传承创新带头人,并对他们进行分类扶持?!澳艽窗煳幕泛臀幕窬檬堤?,能够形成一定规模的经济,或能够与旅游深度融合,带动当地群众增收致富,并开展传承授徒的,给予重点扶持。另外,较难形成规模经济,但可以形成文化市场产品和服务,产生一定的经济效益,并开展传承授徒的,给予一般扶持;不能形成文化市场产品,但可促进文化的传承延续,并开展传承授徒的,适当给予扶持?!?/span>

据悉,《云南省百名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突出人才扶持管理办法》已于2016年明1日起公布并实施。


025.jpg

易被忽视的问题:?;ぶ恫?,让创新更有底气

加强知识产权?;?,是激发创新的最好路径。而碍于情面、缺乏自我?;?、维权困难,使知识产权?;の侍庠诜且盼幕兄胁愠霾磺?。

鲁茸吉称告诉记者,因为遇到过一次被剽窃事件,他现在不太敢把自己创作精良的作品放在朋友圈里展示了。一次,四川一个寺庙向鲁茸吉称订购了一幅唐卡作品,鲁茸吉称用大半年时间完成了创作。作品还没送出去,一位朋友到家里拜访,很喜欢这幅唐长,,就照了照片作为纪念。这个朋友本身并不是画唐卡的,也许怀着佳作共赏的想法,他将鲁茸吉称的这幅作品分享给了其他画唐卡的朋友。交画的时间到了,鲁茸吉称拿着自己精心创作的作品赶到寺庙。没想到,那里已经到了一位画师,他手里居然也有一幅与鲁茸吉称的作品极其相似的画作。这位画师告诉寺庙,他的这幅唐卡可以便宜一点出售。真假难辨之时,寺庙方想出一个主意:让两入分别讲明这幅唐卡作品中的每个故事。最后’鲁茸吉称将每个画面的故事都清楚地讲了出来,另一个画师讲的却不对’寺庙终于收下了鲁茸吉称的作品。事后,鲁茸吉称意识到要?;ぷ约旱拇醋?,但除了不再随便展示自己最好的作品’他目前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1551152905406822.jpg

类似的问题普玉珍也遇过,最让她难以释怀的是她的一幅《十二生肖》绣品。这幅绣品是普玉珍根据奶奶传下来的花样和针法’结合彝族民间传统故事精心设计的,单绣工就花费了她好几个月时间。作品绣成后,邻乡一位妇女很喜欢,软磨硬泡地将这幅绣品实走了。一年后,全省举办工艺品比赛,普玉珍看到自己的这幅《十二生肖》赫然在列,只是参赛作者的名字已经变成了那位邻乡妇女。最后,这位妇女凭借普玉珍的《十二生肖》获得了比赛的第一名,还得到了五位数的奖金。事后普玉珍还没来得及去找人评理,得奖的妇女已经找上门来了,这个人威胁普玉珍如果胆敢把此事说出去,就要她好看。普玉珍虽然心里不忿但不知该如何是好。一方面她害怕对方找麻烦,另一方面她觉得,在老传统里,别人把你的东西买去,这个东西就是人家的了,人家要怎么用你管不着。

因为剽窃者与被剽窃者通常有着千丝万缕的社会关系或情感关系,如果被剽窃者要“较真”,可能需要与对方“撕破脸”“起冲突”,这又会使他们在所处的社会群体中面临舆论压力,所以被剽窃者往往选择隐忍不发。

同时,“知识产权”的概念对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说都过于陌生,没有树立起相关的法律意识、维权渠道不畅通、维权成本高成为他们选择忍气吞声的原因。而传承人的创作热情在一次次侵权事件中被消磨殆尽,知识产权也成为掣肘传承、发展的问题之一。

正如培训班开班仪式上,省委组织部干部教育处调研员赵鸿所说,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一方面面临着文化内涵、艺术水平、市场定位、产品定性、团队建设等自我打造问题,另一方面面临着资金来源、经营管理、盈利模式、能人带动、发展通道等现代管理理念弓丨入的问题。

知识产权问题对于大多数传承人来说确实是个难题,但也是发展路上必须迈过的坎。如何迈过这个坎,我们仍在路上,期待未来有更多的办法、更好的答案。

(张鹏朝、蒋仝一、童欣雨、钟会兰、余畅对本文亦有贡献,特致感谢?。?/span>

(责任编辑赵芳)


记者手记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我们想探索的,是云南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的多种可能。坚守与图变,并不是一组非此即彼的对立选项。无论选择的方式如何,本文所提的这些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代表性传承人无一不是以图变来寻找传统文化的活力,以图变来坚守民族文化的传承。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任重道远,未来的发展,还需要传承者更多的权衡与探索!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投稿入口?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

1分快3